浪上一只虾

其实我是全员吹

【策约】占有欲·假车

小学生文笔/一只小破车/半路爆胎的那种


天已临近傍晚,被染上了一抹红色。但仍然有人不愿回家。
铠摆着一张臭脸敲了下百里家的门。

开门的是百里家的兄长百里守约。
守约貌似已经习惯了经常来自家“做客”的铠,与其说做客还不如说是留宿,想必又是和露娜因为至尊宝的事吵了一架。
铠还是一如既往的说:“亏她是我妹妹,真不知道她哪一点像我!”
守约像是早早就想好台词似的:“哪天你和露娜好好谈谈吧,你总来我们家也不太方便。”
铠也没再说什么,直接做在沙发上,完完全全无视了玄策也在沙发一旁。玄策用着不满的眼神瞪了一眼铠。玄策自然对铠经常来自家感到厌烦,而且,守约不光留宿铠,还经常给他做宵夜吃,他们之间的话都快超过守约玄策这两兄弟的了。
铠和守约依旧像往常那样,谈了也没多长时间,守约显出了一副疲惫的样子,又揉了揉眼睛,显然是想睡觉了。玄策搭着守约的肩膀对铠说:“我哥他也累了,我先带他去卧室里,铠哥你也早点休息。”铠愣了下,说:“嗯,那你们先休息吧。”

玄策带着一脸困意的守约回到了卧室,带着一丝怒意地把守约扔在床上,这一个大动作搞得守约困意全无,又带着懵逼的眼神看着玄策说:“好好的怎么了?”玄策瞪眼看着守约说:“哥。。。这你居然还问我?还不知道吗!?”说完玄策上前直接把刚起来的守约又推了回去,压在守约的身上,一只手十指紧扣着对方,另一只压着他的肩膀。

守约还一点防备心都没有地问:“你闲着没事儿做?赶紧起来,我要睡觉。”守约在玄策身下显得十分的无力。
玄策把脸凑到守约的兽耳旁低声细语地说:“哥,你也是天真。”说完就轻舔了下守约的兽耳。
“唔……不要玩我耳朵!……”守约用着软软的语气去命令玄策,但显然是没用的。
玄策没有理会守约的话,继续为所欲为,把守约单薄的衬衫往上撩,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守约把脸斜了过去,尽量不去看玄策的脸。这使得守约的脖子与锁骨完全的裸露在外面,玄策撩开守约的银发,直接在守约的锁骨上方吮吸。
“唔……恩……”守约强迫自己不要在弟弟面前发出那种声音……
玄策用指尖在守约腰间轻轻撩过,用着调情的语气说:“哥,原来你也有这样的一面啊~”被玄策这么一说,守约涨红着脸,更是无地自容。
“玄……玄策……我们是兄弟啊……”
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在意这两字?噗,哥,就让我看看你最深处是什么样子吧。”

…………

评论(15)

热度(181)